評戲:《世紀末婚禮》This world is dying


同與《生命樹》在去年的康城影展稱霸,《生命樹》嬴了金棕櫚大獎,而《世紀末婚禮》則為蜘蛛女 Kirtsen Dunst 帶來了后冠寶座。如果說《生命樹》是有關起源,那《世紀末婚禮》就是有關毀滅。電影與《生命樹》一樣採用很多意象來作隱喻,看懂與否要靠個人耐性。


「抑鬱症」+「科幻」,說是偏門,說是創新,或許這與導演 Lars von Trier 的親身經歷有關係,他就曾是一個抑鬱症病患者,而這個劇本就是他在治療時的一個啟發。 講末日、用美女、玩危機消除,人地就玩機械人大戰玩到票房大紅,而 Lars von Trier 就用來表達抑鬱症病患者的內心恐懼,這的確是前無古人。


電影一開場已經大玩藝術感,一幕幕超 slow motion 外,還配上了哀怨的交嚮曲,把人內心的悲觀絕望展現無遺。歷時七分鐘後,電影終於入正題。電影分作兩幕:「Part 1 : Justine」和「Part 2 : Claire」。第一幕似是為了呼應劇情需要,用來描述Justine的內心起伏,再盛大的婚禮也掩飾不了她心中的恐懼。那顆吸引 Justine 的天蝎座主星「心宿二」也許正代表了她內心的喜悅,第一次看見它時,她的內心是十分期待婚禮,但在同一天的末端,「心宿二」已被「鬱星」所遮蔽,而這也是她拖垮婚禮之日。


第二幕,末日到來,角色性格上也來了個 360 度的轉變,患上抑鬱的 Justine 反而比一向穩定成熟的姐姐 Claire 來得冷靜,Justine 似是預知一切,不怕死亡的來臨,或許這就是抑鬱病人的內心世界,從一開始,她們就作了最壞的打算,人終有一死,生命無須太過留戀。相反代表普通人的 Claire 就變得神經質,只懂想着如何逃離。

這當中呈現的不只是一個抑鬱病人的世界,這更是導演自己的世界觀。世界總有它的末日,與其逃避,倒不如接受死亡的來臨,這個世界畢竟骯髒得很,沒有什麼值得留戀。確是消沉,確是悲觀,導演的世界觀無疑使人過於沉重,怪不得它會輸了給宗教至上的《生命樹》

文:幽兩

導演:拉茲馮特艾爾
演員:姬絲汀登絲、莎樂姬絲寶、亞歷山大斯卡斯加德
片長:135 分鐘
級數:IIB
語言:英語(中文字幕)

其他人感興趣的新聞:

視像新聞
» 更多
車街搜奇
客戶車盤推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