傳承、技術與回歸:保時捷 919 Hybrid 的塗裝顏色

porsche-919-hybrid-coating-color-01
代表保時捷參加2015年勒芒24小時耐力賽的三輛919 Hybrid賽車將在官方賽前測試中首次以其獨特的車身色在全球亮相:三輛保時捷919 Hybrid的車身色分別為紅色、黑色和白色。

發車編號為17的紅​​色原型車將由車手Timo Bernhard(34歲,德國)、Brendon Hartley(25歲,新西蘭)和Mark Webber(38歲,澳大利亞)共同駕駛。選擇編號17和紅色車身是為了紀念保時捷於1970年首奪勒芒大賽總冠軍的輝煌。迄今為止,保時捷在這一全球最高規格的耐力賽中已贏得16次總冠軍,這一成績是其他品牌目前都無法匹敵的。早在45年前,即1970年6月14日,採用“Salzburg設計”的保時捷917 KH(“短尾”)問鼎冠軍之時也是身披紅色戰衣。該車當時由現年87 歲的德國車手Hans Herrmann和現年75歲的英國車手Richard Attwood駕駛。

porsche-919-hybrid-coating-color-02
發車編號為18的黑色LMP1賽車充分體現了保時捷919 Hybrid賽車與保時捷918 Spyder超級跑車之間在技術上的密切關係。 918 Spyder超級跑車同樣配備混合動力驅動裝置。 2013年9月4日,同樣是一輛黑色918,在紐伯格林北環賽道上以6分57秒的單圈成績跑完了20多公里賽道並創造了公路跑車的新紀錄。而這一全新紀錄的創造者是34歲來自德國的廠隊車手Marc Lieb。今年,Lieb將依然駕駛黑色919征戰勒芒24小時耐力賽。與他搭檔的是Romain Dumas(37歲,法國)和Neel Jani(31歲,瑞士)。

車隊的第三輛賽車發車編號為19 – 保時捷在其缺陣16年後重返勒芒這一全球頂級跑車耐力賽事而精心挑選底色為白色的919 Hybrid。白色是德國賽車的傳統顏色,同樣也被用於兩輛參加GTE Pro組別賽事的保時捷911 RSR廠隊賽車上。這輛919則將由班博(Earl Bamber,24歲,新西蘭)、F1車手Nico Hülkenberg(27歲,德國)和Nick Tandy(30 歲,英國)共同駕駛。

儘管這三輛保時捷919 Hybrid的車身色各不相同,但和另兩輛保時捷911 RSR在車身塗裝上擁有相同的理念。所有底盤上都刻有“Porsche Intelligent Performance”字樣,概括了保時捷對最大運動性能和最高效率的不懈追求。

席捲勒芒的風格標誌與鮮明塗裝
賽車塗裝本身就是一門學問。塗裝必須突出賽車的設計和車身比例同時隱蔽設計蘊含的秘密,還需要能讓賽車在極馳時綻放光彩。過去,賽車塗裝均採用塗料裝飾,現在則採用超薄材質塗裝。通常賽車的顏色和外觀往往會受到贊助商和合作夥伴的影響,那些讓人過目難忘的保時捷勒芒車身塗裝有Gulf、Martini、美孚、樂福門和殼牌。同樣聞名於世的還有Anatole Lapine打造的豪華創新型賽車。這名來自拉脫維亞籍的保時捷首席設計師主創了富有迷幻色彩的1970年版紫綠色保時捷917長尾版賽車,很快它便有了一個暱稱– “Hippie(嬉皮士)”。一年後,Lapine又讓一頭“小豬”跑到了賽場上。這輛名為“Sau”的粉色917被直接翻譯成“sow”,意為一頭粉色的小母豬。據說,這是迄今為止被拍攝次數最多的勒芒賽車。 Lapine甚至在車身上繪製了示意圖,用紅色線條劃分並命名了車身的各個部分,就像肉店展示豬肉的部位一樣。這輛賽車有著激動人心的內飾和性感迷人的外觀。正是這一身塗裝,使得這輛917在退役後始終未被大家遺忘。相反,它至今仍是位於祖文豪森的保時捷博物館內最受孩子們喜愛的賽車。

回到二十年前,第一輛代表保時捷參加勒芒的賽車在塗裝方面可沒有這麼多花樣。但是在1951年奪得組別冠軍的356 SL 1100,則採用了裸鋁的車身,而它正是輕質結構和空氣動力學的先驅。

更多視像內容請即進入 Car1.hk 視像頻道。

更多視像內容請即進入 Instagram 圖片集頻道。

想第一時間收到 Car1.hk 的最新情報?立即加入我們的 Facebook 吧!

其他人感興趣的新聞:

視像新聞
» 更多
客戶車盤推介